琢玉猫

御泽和光舟泽同、同时发糖

钻A的漫画真好看啊(真情实感
荣纯对御幸的箭头真的…非常粗
记录官方发糖

【影日】 艳火 02

    竟然说出来了,那句话。

    日向把自己的脸埋在被子里,长呼出一口气。

    朦朦胧胧意识到他可能是喜欢影山是不久以前的事。小夏趁他回家的时间,跑到他房间里絮絮叨叨地讲述自己的恋爱故事。好像是一个容易害羞的男孩子,虽然当面会跟小夏争执吵架说她是个笨蛋,但是总会别别扭扭地给她讲解不会的题。

    “这不是友谊吗?”听到这里的日向举手发问。

    小夏认真地掰着手指头数道:“他给我讲过的题目,我自己做出来就很想告诉他。体育课的时候他玩不好的项目我就想给他喂球。每天晚上回到家之后,都期待着明天的再次相见。这不是喜欢吗?”

    两兄妹相似的澄澈眼眸对视了良久后,日向温柔地揉了揉妹妹的头发,轻声说:“没错,这是喜欢哦。”

    练习出了新的攻击想要他看到,接了个好球就希望得到“nice一传”的夸奖,每一局的决胜球都理所当然地信任着对方,心知肚明彼此是和其他队友不同的、能让自己变得更完整的搭档——

    不是怦然心动,而是恍然大悟。

    这天晚上,日向细细思考后心平气和地想:不论是什么感情,但是果然,我想和影山、和乌野的大家一起打排球,一起去看更高的地方的景色。

    那不就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嘛。

    这团情绪就这么被他塞在了心脏的角落里。实际上,似乎在他察觉之前,一直注视着影山就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习惯胃里有一团茸茸温软的暖,让他上球场前不总是紧张得肚子疼了。

    “喜欢”真是种好习惯啊。在拒绝了山口一起去厕所的招呼之后,日向摸着肚子想。

    一天一天日积月累的相处和注视就像檐角滴落的雨水,一滴落下敲击水面,便绽开一圈圈荡漾的涟漪。液面的张力逐渐撑出一个饱满的弧度,然后,下一滴水融进来,“咚”的一声——

    明明是普通的一天,排球部众聚集在坂之下商店分食了大地前辈请客的肉包。互道了再见后日向一脚跨上单车,却被影山叫住。

    日向侧头看向他,等着他说明原因。    

    影山郑重地说:“我之前说过,我不会再给出需要道歉的托球了,你这白痴还记得吧?”

    “当然。”日向也正色道。

    当然记得。记得击出那一球再睁眼只看到球被拦回到自己的背后,记得两个人如同受伤的野兽般嘶吼着在体育馆里狂奔宣泄难以言说的痛苦。

    “我会变得更强的,”国王大人居高临下地宣称,身后负着漫天的绯红云霞,“你最好快点跟上来。”  

    日向觉察到自己的心脏咚咚地敲击着胸膛的声音,激动和期待在他的身躯中震荡着,让他不自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给我等着吧,绝对会追上你的!”

    仿佛这样的回答是理所当然似的,影山点了点头,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影山一直都是这样的。从相遇开始,可能谁都不对他抱有这样的期待,影山却理所当然地相信着不管是日本的顶点还是世界的顶点,他都可以到达那一舞台,再与他一决胜负。

    “明明我已经58胜56负了……”日向小声嘟囔着,私心把这天两人几乎同时到达的赛跑算成了自己的一胜,影山抢跑了来着。

    “是57胜57负平了啊日向白痴!” 影山耳朵尖听到了他的话,回过头争道。

    被影山这样期待和要求着,才会有自己确实可以做到的信念。

    日向的唇角勾出明显的弧度,几天来的压抑与悔恨一扫而空,“决定读乌野真是太好了。影山落选白鸟泽真是太好了。”   

    “——什么?!喂,你——”

    “我喜欢影山。”

    “……哈?”

    在那一瞬间,告白的人和被告白的人都被吓懵了。

    像是喜欢吃橘子或是喜欢排球似的,喜欢影山是一个暖洋洋的习惯。于是在夏初暖洋洋的日暮与云霞之下,如同自然而然溢出的水,胃里的热度悄无声息地蔓延到了唇齿间,溢出了一句不怎么像样的告白。

    日向翻过身,抱住玩偶,喃喃道:“没想到真的说出来了呢……”

    影山当时的表情真是难得一见的窘迫啊,该拍张照的。不过那样绝对会被影山回过神来揍一顿。

    虽然不小心告白了,但是随即向影山说明了只想集中于排球,影山也点头了。明天可以像平常一样最早冲到体育馆,取得第58次胜利,和影山的关系大概也什么问题都没有。毕竟笨蛋影山也完全不懂恋爱的事。不如说,居然知道告白之后是要交往的?超乎意料嘛影山君!

    长呼出一口气,睡意袭来,日向在彻底沉入梦乡前昏昏沉沉地想:交往,和影山?

    “不管要多少托球都会给你的。”呜哇,这样不错嘛……

    “肉包给你。”这个就稍微有点想象不出来了,那个影山不可能这样的吧……

    “我送你回家吧。”梦里的景象是他在前面拼命地骑车,微弱的路灯光投映出影山在后边狂奔的巨大阴影,和令人头皮发麻的“日向白痴!!”

    日向打了个寒颤,把被子捂得更紧了。

    

    第二次做和影山有关的梦是东京四校合宿第一天的夜晚。

    影山被哼哼唧唧的动静闹醒,脑子混混沌沌勉强睁开眼,发现声音的来源是旁边眉头皱得死紧的日向。正要不客气地直接推醒他,便听他含含糊糊嘟囔了句:“影山……”

    影山伸出的手顿住了,本以为他自己醒了,结果半天也没听见下一句。凑近他的铺盖仔细看才发现这家伙双眼紧闭,只是说了句梦话而已。

    日向呆子。他在心里默默嗤了句。

    仍沉溺在睡梦中的人似乎从噩梦中挣脱了,面容重新转为安宁,被窗帘中滤出的幽蓝夜色衬得肌肤瓷白。微翘的头发凌乱地散在枕头上,影山知道它蓬松柔软的手感。在抓头的时候掌心有毛茸茸的触感,就像小动物一样。

    这家伙的脸好像很软啊。他漫无边际地想。继而抵抗不住白天比赛了一天的疲惫倒了下去,没有意识到半个人已经睡到日向的床铺上去了。

    轻轻戳了戳少年的脸,饱满的脸颊被他戳得陷下去一个小窝,指尖触感柔润。

    真的很软啊。

    少年觉察到骚扰,挠了挠脸。

    不过几寸距离之外,影山的意识被拖入黑甜乡,恍惚感觉到有熟悉的温度压住了自己伸到少年枕边的手掌,用最后的理智在心里怒斥了句“不要压到二传手的手指啊呆子”,将手臂挪高到不被压住的空隙。

    这夜的安眠交缠着暖融融的温热,像是抱着冬日午后一点的太阳,臂膊和腿都被暖得热乎乎的。影山睁开眼,夏季明朗的晨光和一团蓬松的正蹭着他的下巴的橘色交相辉映成让人联想起生机、蓬勃生长的植物、酸甜的水果、日向翔阳一类意象的色调。

    等他再清醒一点的时候,发现自己环抱着所有意象中唯一的那个人类,腿压在他身上,手臂更是颇为强势地搂住了少年单薄的腰肢。身材娇小的搭档委委屈屈地蜷着,头发散发出清淡的柑橘类的香气。二传手珍视的手指由于搁在了少年颈脖的空隙后面,没有受到压迫,依然保持着灵敏的触感。  

    原来抱着很暖的东西是日向啊。体温这么高,这家伙是小孩子吗。肌肉也还没成型,所以休息时触感是软的,之后还得继续盯着他训练。

    这家伙,之前是不是说喜欢他来着。

    影山突然觉得被搭档枕着的手臂微微发烫,抽回手,发现自己几乎完全挤到了日向的床铺上,连被子都抢走了一半。坐起身时,对上菅原前辈复杂的表情。

    “前辈早。”影山招呼道。

    “……你们这个姿势是怎么回事啊?”

    另一头的西谷和田中也醒了,“哦哦!终于和好了吗?”

    “普通的和好不是用这个姿势的吧!”

    影山茫然地眨眨眼,解释道:“昨天这家伙差点压到我的手,稍微挪了下就变成这样了。”

    “……怎么看都是影山自己挤到日向的床上的啊!”

   日向醒来之后,向满脸纠结的菅原前辈倾诉起了纠缠一夜的梦境。先是梦到新练的会停下来的传球老是打不中,影山怒而拒绝给他托球;他玩儿命练习终于能打出新的速攻了,还没痛痛快快赢两场,影山就宣称 “我会变得更强的”然后开发了新的招式,用四肢固定让他动弹不得——所以说这个新招式和排球有什么关系啊——如此这般跌宕起伏的梦境。

    “日向,要去练习了哦。”影山站在宿舍门口回头喊道。

    “噢!”


今天提前下班了,于是赶工出这篇(

这篇里完全没有恋爱脑的其实是翔阳来着,虽然意识到自己很喜欢影山,但完全没有要改变两个人关系的想法(不如说对翔阳来说搭档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关系了

漫画+动画都在刷,影山在局末精疲力竭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把球传给日向由他来决胜负。可以说是影山的浪漫了(喂

重看四校合宿这一段,影山怕日向焦躁而托出的并非“停住的托球”的那一球,会想“啊啊,影山是真的很在乎他的感受呢”。

影日大概就是“你完整了我”的关系吧。

以及,“胃里感觉很温暖”来自于《这个杀手不太冷》

我写文的剧情真的推进得好慢!一定是影日都是恋爱笨蛋的锅(


【影日】艳火 01

想写一个虽然注视着前面的影山的背影,但是毫不迷茫地前进,绝不回头的日向的故事。

应该原著向吧,cp脑觉得这段时间故事就是这么发展的(

吃了好多太太的粮终于开始自割腿肉了,不过这一部分还没有甜起来非常抱歉orz

文笔不好请原谅


标题来自张悬《艳火》

于是你不停散落,我不停拾获

我们在遥远的路上白天黑夜为彼此是艳火

如果你在前方回头,而我亦回头

我们就错过

于是你不断地爱我

我能如何便如何

在遥远的路上即使尘埃看今夜艳火

我等你在前方回头

而我不回头

你要不要我



01

    “我喜欢影山。”

    他的口气自然得像是在说我喜欢吃橘子或是我喜欢排球似的,严格说来倒还不如说喜欢排球的口气热情洋溢。

    影山愣住了,发出了一声无意义的:“哈?”

    日向自己也好像完全没料到自己说出了这句话:“诶?”

    就像在无人的夜路上放声高歌时突然遇到了陌生的路人,他的脸慢慢红了起来,小声嘟囔:“不小心说出来了。”

    “什么意思?”影山皱着眉问,“要交往的意思吗?”

    面前的少年睁着在夕阳下映成蜂蜜色的圆眼睛,一时不知所措。

    什么嘛。

    这家伙居然还在想着这些事?

    影山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被青叶城西完全识破的那一球在己方的场地上弹跳着滚走的声音仿佛还在耳畔回响,叫嚣着“不要说得像给我传球是个错误啊”的家伙居然在跟他说这种事——

    “不是哦。”少年毫不犹豫地否定道。

    “那是什么意思。”影山面色不虞。

    “我喜欢影山,但是不想和影山交往。”

    什么啊,这种告白——

    影山躺在床上,一下下地抛着球。

    虽然他肯定也不会答应就是了。

    “IH输掉了,之后还有春高,绝对要赢下来!……所以,现在只会考虑排球这一件事。”

    自己当时也愣住了,毫无气势地回了句“哦”。“亏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啊!”这样说才对嘛……啊,可恶。

    “……可恶!”为什么搞得跟自己告白了被拒绝了一样啊,让人火大!


    烦闷延续到了第二天早上。影山抛球起跳,不留余力地挥臂后,排球如同炮弹般直冲向网对面,“砰”地一声砸上了对面半蹲着接球的日向的脸。日向发出一声惨叫,被球的冲劲儿带得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诶诶?”几位前辈吓了一跳,围过去关怀道,“没事吧?”

    日向懵了一阵,脑子清醒过来后碰了碰自己接了球的左脸。刚刚一瞬间被撞得发麻,现在也是火辣辣的发烫,龇牙咧嘴地说:“没事。”

    菅原前辈又询问了好几句,扶他起身坐到板凳上:“影山发球的威力真是越来越大了呢。”

    影山自顾自地又发了个球,“是他自己不好好接球吧,不知道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日向白痴。”

    见他这样的反应,菅原前辈的眉头微蹙,还没来及说什么就被田中打断:“说什么呢你这小子。砸到队友了不仅不道歉还这个反应?这种语气真是让人火大。”

    “就是就是,”日向在边上煽风点火,“让人火大——”

    “你才是让人火大吧!”影山终于忍不住怒气大喊出声。

    原本只是随便抱怨的田中意识到异常,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转:“怎么了你们两个,影山为什么莫名其妙找日向的茬啊……”

    日向也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

    “好了,不要在体育馆里吵闹,”大地前辈一声令下,“影山陪日向去医务室看一下吧。”

    “……是。”影山抓着球的力度紧了紧,最终把球放回框中自顾自走出体育馆。日向在大地前辈的眼神示意下跟在影山后面。校医检查过后说只要好好冰敷就没什么大问题,影山又一言不发地蘸湿毛巾扔到他脸上。

    “谢谢。”日向坐在体育馆门口的台阶上,把毛巾敷在发烫的脸上,轻轻“嘶——”了一声。影山也没有再回去练习,只是满脸不快地看着远方,姿态挺拔桀骜。

    “喂,影山。”

    “干嘛。”

    “你今天怎么啦?虽然一直就对我态度特别恶劣……不过只要你给我托球我也不是不能勉为其难地包容你一下。”

    “会给你托球的。”

    “那就好。”

    影山犹豫了一瞬,实在是觉得不问出来就烦躁得要命,便直截了当道:“为什么说喜欢我?”

    “诶,你还在想这个啊?”日向抬起头看向他,眼神是显而易见又清澈见底的惊讶和困扰,“这个影响你打球的状态了吗?……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就只是一不小心说漏嘴了而已。”

    就是这种表情。完全不像是妈妈在家里看的恋爱剧情里的人羞赧又期待的表情,坦然得就好像他的恋爱话题的当事人不是就站在他面前一样,或者就像在聊起一段早已看淡的初恋一样——嘴上说着喜欢,但完全没有让人感受到他投入了自己的感情,就好像透过他看着别的什么东西一样。

    就是这样才特别让人火大。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吧。”影山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察觉到这一点时,反而比以为日向把比赛的失败抛之脑后时更加愤怒——明明这家伙没有真的对他产生恋爱的情感,练习和比赛都会消除许多麻烦。

    “为什么这么说?”日向伏在自己的膝盖上,由于微微低垂着头颅而使面容笼罩在了阴影之下。然而影山却好像看到了他被遮掩住的,仿佛燃烧着艳火的眼睛。

    他说:“你完全不懂吧。”

    “——因为有了影山,和影山搭档,我才可以在球场上站更长时间啊。”

    谁说我不懂的?!我明明也曾经因为失去队友的信任而离开过球场!这样的话已经凝在了舌尖,最终却没有吐出去。

    “……所以说,你就只是喜欢我给你托球,’喜欢我’之类的完全是对排球爱屋及乌的错觉而已。”

    “影山是这样想的吗?”日向又看向他,还是一脸笨蛋似的阳光明媚的神情,火焰的灼眼炽热似乎都是错觉,“但是我觉得排球就是我的全部了呢,影山不也觉得排球是你的全部吗?”

    影山动了动嘴唇,正要说话,体育馆的大门被拉开,菅原前辈探出头来问:“已经回来了吗?日向还好吗?”

    “完全没问题!”日向一蹿老高,奔进了体育馆,“练习练习——”

    菅原前辈浅笑着看向另一个后辈,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嚷着“日向呆子抢跑”追过去,却见他收起了凶恶的表情,若有所思地慢吞吞走进了体育馆。菅原前辈摸了摸自己的泪痣,小声自语:“看来是真的有什么矛盾呢…… ”


    影山从来没考虑过恋爱问题的脑子正在努力地思考排球、全部和喜欢诸如此类的问题之时,忽然又接收了另一个冲击性内容。

    “那个“咻”的速攻,我不想再闭着眼睛打了。”

    有时候,影山会想,对他来说最大的对手,从来都是网这边的这个乱来的家伙。

    在他跟日向因为速攻进化方向的争执而大打出手后,这个想法就愈加清晰了。

    “放开——”他蛮力推着死死抱住他的腰的家伙,这家伙力气明明不大,这时候却跟块口香糖似的难以下手:“除非你给我托球,不然我绝对不放!”

    只会叫着托球托球,烦死人了啊!

    影山不再留余力,凭体型优势把他整个人甩了出去。日向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疼似的,从地上一骨碌翻身起来不屈不挠地纠缠住他,两个人掐着脖颈恶狠狠地对视着。直到两个人各挨了力道十足地一拳,被赶来的田中前辈分开为止。

    原来是谷地去叫的人帮忙啊。影山一边贴创可贴一边想。刚刚打架的时候,虽然朦朦胧胧还听到有第三个人在说话,但是完全没有听进脑子里去,真是对不起她这么晚还陪他们两个练习。

    “谷地同学,我送你回去吧。”日向对谷地说。谷地应了声,满脸忐忑地跟其他两人道了再见,跟在日向后面走了。

    “翔阳这家伙,”田中前辈感慨道,“意外的是很会照顾女孩子的类型啊,像个花丛老手似的。我可做不到这么自然地提出送女生回家。”

    “他习惯照顾家里的妹妹了吧。”影山漫不经心地回答。

    “诶诶?翔阳有妹妹?可爱吗?叫什么名字?”

    “夏。”他回忆了一下在照片里看到过的日向夏,有着与日向翔阳一模一样的亮色卷发、圆眼睛和饱满的脸颊,心不甘情不愿道:“……还挺可爱的。”

    “完全不是在说挺可爱的表情啊!”

    不繁华的东北小镇这个时间已经没什么人还在外面走动。夜晚的风声和蝉鸣声,在镀上惨淡的路灯光后显得愈加瘆人。胆小的谷地也由衷地觉得日向同学如此体贴真是太好了,不然她绝对不好意思提出来让排球部的人送她到车站。

    “抱歉啦,谷地同学。”一直沉默着推着自行车的日向突然开口,“让你遇到了这种事。”

    谷地猛摇头,“我没事的!”

    “那就好。”日向声调低下来,声音不复往常的清亮,而是柔和得像是丝滑醇香的奶茶。谷地突然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起来。

    “日向为什么今天会……”

    “是我的错,昨天和影山说了一些困扰他的话。”

    “这样啊……”谷地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原来不是今天快攻的事才产生矛盾,而是之前就开始了吗?

    “影山是我第一次拥有的搭档。影山很强,所以我才能发挥作用。如果没有影山的话,我只是一个有点跳跃能力、技术很差的矮子而已,在球场上根本没有意义。”日向注视着远方,月光滑过他的鼻尖,以阴影将他孩子气的侧脸衬出几分成人的冷峻气息。“但是,只是像现在这样依靠影山是不够的,我想拥有可以靠自己去战斗的强大力量。”

    “我想要追上影山,打倒影山,就要无畏任何桎梏,一心一意地让自己变得更强。”



每次重要的成长,都有日向在身边呢

官方真大手

乌野三傻

光舟是真的很着急啊哈哈

光舟给御幸加的对手滤镜和给荣纯加的美颜滤镜ww

牵着鼻子走一定也是Jump兄弟情吧(x